幾天前,作為“跨越-2014·朱日和”系列實兵演習參演的第四支紅軍部隊,陸軍第16集團軍某機步旅,憑藉“東北虎”的豪氣在陌生地域與凶狠的藍軍展開了一場殊死搏殺。
  硝煙散去,帶領部隊參加演習的該旅旅長周玉印感慨地說:“演習讓我們這支有著紅軍血脈的英雄部隊,接受了一場實戰化大考。”
  意外頻發
  6月24日下午,碧空如洗,一條柏油公路像巨龍一樣蜿蜒在內蒙古大草原上,參加跨區機動演練的16集團軍某機步旅摩托化行軍梯隊正沿著公路向草原深處機動。
  “加快速度,左右散開。”該旅某型榴炮營接到衛星過頂偵察的通報後,營長傘國勇迅速組織部隊利用路旁樹林隱蔽。
  可疏散過程中,由於不熟悉地形,一輛運輸車陷到了淤泥里。誰曾想,來拖拽它的車輛也掉進了淤泥的“陷阱”。就這樣,先後動用了4台運輸車、經過1個多小時,才讓受困車輛脫困,結果大大影響了遠程機動速度。
  “訓練越貼近實戰,意想不到的情況就越多。”周玉印說,這次實兵模擬對抗演習,情況隨機導調、場地臨時選擇、環境完全陌生,“戰場”上意外不斷,逼著官兵提升能打仗、打勝仗的本領。
  多次參加演習的一連連長李勝軍沒想到,自己竟然栽在了防毒面具上。通過染毒地段時,部隊突然遭遇小股“敵人”襲擾,戴著防毒面具的李勝軍大聲指揮人員排開戰鬥隊形還擊阻敵。
  煙霧帶遲遲不散,小股“敵人”火力凶猛,焦急的李勝軍不斷下達指令調整連隊態勢,防毒面具內他呵出的熱氣很快模糊了觀察窗,李勝軍感到氧氣不足、呼吸困難,不得不脫下防毒面具,結果被判“陣亡”。
  “哪裡是在演練啊,這就是在打仗。”“複活”的李連長感慨,以往染毒地帶也就百十米,戴著防毒面具一口氣就能衝過去。這次不僅毒霧區特別長,而且要在染毒地帶組織戰鬥行動。
  7月1日,經過1400多公里遠程投送的該旅官兵,來不及喘息又開始了260公里戰場機動。本以為草原應該是一馬平川,沒想到竟是山路十八彎。車隊一齣發就遭遇近40度的長坡,幾名經驗不足的駕駛員在換檔時,出現了車輛滑坡的險情。高炮牽引車駕駛員張洋提心吊膽地說:“拖掛車就像過山車一樣,一路起伏20餘次。最陡的一個下坡將近60度,剎車踩到底,心裡都沒底!”
  體系對抗
  7月4日凌晨,紅藍實兵模擬對抗正式拉開帷幕。
  步兵未動,炮火先行。紅軍遠程炮火正在偵察兵的引導下對藍軍炮兵、坦克兵實施炮火覆蓋。突然,藍軍實施電磁干擾,炮兵群與偵察兵聯繫中斷。
  旅參謀長孫強向配屬的電抗分隊下達“反干擾”指令。搜索干擾源、偵聽頻率、評判信號……一連串嫻熟而專業的動作過後,電抗分隊通過大功率通信等方式,對藍軍實施高強度的反干擾。通信恢復,炮彈呼嘯著飛向藍軍陣地。
  周玉印介紹說,這次演習更加強調體系與體系的對抗,上級配屬該旅空軍航軍兵、陸軍航軍兵、電子對抗分隊、特戰分隊等新型作戰力量,能不能最大程度運用好他們,影響著戰鬥的勝敗。
  7時整,主攻群在炮兵、航空兵火力支援下,向藍軍前沿發起衝擊。與此同時,直升機搭載的7名特戰隊員悄悄降落在藍軍主陣地與外圍高地間的連接地域,乾凈利索地“幹掉”14名藍軍和1輛坦克、1輛裝甲車。就在藍軍被機降分隊牽扯精力的當口,主攻群已突擊至側翼外圍高地山腳,另一側的助攻群也向中心突進,像切西瓜一樣分割藍軍後,展開狼群戰術,逐一圍殲。
  炮火此起彼伏,官兵神出鬼沒。為搶占戰場主動權,藍軍迅速調集坦克、裝甲車等重型火器,採取集團作戰的方式對紅軍主攻群發起猛烈攻擊。
  “殲滅XX高地西南側敵坦克、裝甲車!”面對藍軍的滾滾鐵流,紅軍指揮員一邊指揮部署反坦克導彈射手實施地面火力精確打擊,同時又迅速調集配屬的陸軍航空兵給予強大的空中火力支援。
  陸軍航空兵發射出的一枚枚導彈像長了眼睛,精準落在藍軍陣地上,剛剛還馬達轟鳴、橫衝直撞的藍軍坦克和裝甲車,紛紛冒起了黑煙。幸存下來的幾輛裝甲車,利用地形就地轉入防禦。
  陽光直射,迷霧重重的戰場態勢開始漸漸明朗。掌握體系對抗要害、初嘗新型作戰力量運用甜頭的某機步旅指揮員越打越順手,持續電子干擾壓制、炮兵全程快打、陸航適時精打、空軍航空兵擇要遠打,一整套立體攻防創新戰法運用自如。
  “小兵種不可小視。”走下戰場的該旅政委李瑞國感慨說,“未來體系對抗、信息作戰中,新型作戰力量將成為戰場的新寵,決定著戰場的走向和戰爭的勝負。”
  戰鬥射擊
  7月7日,這個旅在沒有現地勘察、不組織預先推演的情況下,按照戰鬥進程,依托野戰靶標系統,進行了全要素、全員額、全體系的實彈射擊綜合檢驗。
  14時,該機步旅採取地面多路開進、縱深立體機降的方式,向作戰地區集結。
  14時35分,火力綜合打擊拉開大幕。一時間,迫擊炮、火箭炮、槍榴彈、輕重機槍等十餘種火器全部開火,紅軍迅速突破藍軍一線陣地後向縱深推進。
  “炮兵火力向縱深延伸。”已經兩次轉移陣地的炮兵群,在接到進攻部隊回傳的坐標信息後,遠程炮火從衝擊部隊上方飛過,精準覆蓋敵方縱深陣地。
  “前方發現防坦克雷場,請求開闢通路。”在空中、炮兵及直瞄火力掩護下,紅軍兩輛綜合掃雷車快速前出。“嗖”的一聲,火箭發射器拖著裝有800多公斤炸葯的爆破帶向前飛出,兩秒鐘後,一聲驚雷轟然炸響,大地震顫,百米長的火光帶直刺人眼,天空升騰起小型黑色蘑菇雲,一條上百米長、五米多寬的坦克通路伴著爆炸聲被開闢出來,坦克分隊依次快速通過,繼續向藍軍縱深陣地發起猛攻。
  “800多公斤的炸葯一下炸響,這威力太大了!”當了11年工兵、還是首次實射掃雷車的上士高強激動地說,“帶著炸葯實爆和模擬操作就是不一樣,對人員心理和操作動作都是個考驗。”
  21時,夜色朦朧。照明彈點亮天空,宣傳彈炸開的傳單在藍軍陣地飄落,心理攻擊、激光末制導炮彈精確打擊齊上陣,全面瓦解藍軍鬥志。21時50分,成功奪控要點的紅軍依托有利地形轉入防禦。
  演習結束了,硝煙還未散去,剛剛完成戰鬥隊形中實彈射擊的列兵房燁,仍然掩飾不住激動和興奮:“子彈貼著頭皮嗖嗖飛的感覺真是太難忘了。”  (原標題:“哪裡是演練啊,這就是在打仗”)
創作者介紹

exhrjbjamgdu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